聚力“三个转变” 助推高质量发展

“一个超额、一个下降、多个增长”,2018年中国华电交出了一份亮眼的成绩单:全面超额完成了国资委业绩考核指标,资产负债率近十年来首次降低到80%以下。公司清洁能源装机占比同比增长1.1个百分点;发电量、营业收入、煤炭产量、供热量均同比有较大幅度增长。

2018年,面对诸多复杂环境,中国华电通过党组会、工作会、务虚会等形式,广泛开展调查研究,准确研判国内外宏观经济形势,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坚持新发展理念,坚持推进高质量发展,坚持改革创新,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持续推进从保障供应向增加有效供给转变、从规模扩张向效益提升转变、从要素驱动向创新驱动转变,推动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加快建设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能源企业。航舵稳,动力足,活力旺,驶出中国华电高质量发展的新航程。

发力——提升质量不含糊

中国华电围绕“巩固、增强、提升、畅通”八字方针,做好“加减乘除”四则运算,把发展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放在提高发展质量上,加快转变发展方式,优化产业结构,转换增长动力,实现“用上能”到“用好能”的转变。

加——扩大有效供给,补齐发展短板,把有限的资金和资源配置到具有市场竞争力的优质清洁能源项目上来。

2018年,中国华电积极发展水电、风电、太阳能等非化石能源,清洁能源装机占比达到39.5%,水电、天然气装机跃居同类企业首位。金沙江上游水电、广东阳江海上风电项目获得核准,句容百万千瓦超低排放机组建成投运,一批H级燃气机组开工建设……这一年,清洁化、低碳化是成为公司转型发展的总基调,核准电源项目全部为清洁能源,关停淘汰落后产能火电机组14台186万千瓦。

减——压减72户存量法人企业,压减率23.23%;完成8家“僵尸企业”治理,提前完成国资委下达任务目标;退出煤化工业务;完成9家特困企业治理任务,处置无效资产216项。

乘——全面推进管理、科技、商业模式创新,充分利用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移动互联网等新兴技术,升级传统产业,培育高质量发展的“乘数因子”,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大力引进外部资本,放大国有资本功能。

除——扩大效益这一分子,缩小投入这一分母,提高劳动生产率和资产回报率。

全力——创造效益不等待

向发展质量要效益。坚持以效益为前提谋划发展,贯穿发展全过程。

华电四川公司区域所属基层单位众多,生产经营、工程基建、人员“走出去”、小火电关停等困扰经营提效、改革提速、发展提质的矛盾问题不尽相同。把提质增效作为一项常态化工作抓紧抓牢,在摸清实情、找准症结基础上“对症下药”显得尤为重要。

四川公司因地制宜地把握电力行业前进和市场化改革的方向,打破“惯性思维”“围墙意识”“路径依赖”,努力在经营提效上“动刀”,不断巩固和深化优先发电权,探索综合能源服务“新路子”,在工程建设中创造新的效益支撑点。

向存量运营要效益。下大力气抓好存量运营管理,提升市场竞争力。

“当地消纳能力不足,外送能力有限,省内装机规模过剩,全省新能源布局相对集中,电价下降趋势严重,企业让利幅度较大……”甘肃分公司作为甘肃区域最大的新能源企业,“打破”新能源弃风弃光瓶颈迫在眉睫。

今年以来,该公司坚持“高质量发展”总基调,以生产经营提质增效为本,全面推行“三集三化”体制机制,通过综合施策,主动打通省间电力交易壁垒,加大跨区跨省发电权交易力度,弃风、弃光率均有所下降,创历史最好成绩。

向管理提升要效益。不断挖掘管理潜力,提升成本控制、环保排放和运营效率,赢得市场竞争优势。

2018年,中国华电国际业务发展取得喜人业绩,公司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为重点,坚持项目投资、工程承包、技术服务、国际贸易为一体的“四轮驱动”管理模式,走出了一条扎实稳健发展之路。印尼玻雅项目开工建设,越南沿海项目进程加快,在运在建和拟建项目达473万千瓦,重点跟踪项目约1400万千瓦。遵循国际化管理规则,优化基建、生产、决策、风险管理等工作机制,获得三大评级机构的高级别国际信用评级,成立了香港财资中心。成立华电“一带一路”能源学院,开展针对性的国际化业务培训,加强人才队伍建设促进国际业务收入占比不断提升。

着力——努力创新不停步

创新是第一动力,人才是第一资源。中国华电围绕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在创新驱动方面迈出更大的步伐,为公司高质量发展打造新引擎。

持续深化管理创新,完善新机制。

中国华电紧紧围绕提升公司管控效率,调动工作积极性和创造性,进一步完善“抓总”“做实”“强基”三级管控体制,尤其是在创新选人用人机制、激励约束机制、容错纠错机制等方面作更深的探索和实践。

大力推动科技创新,增强新动力。

海上风电的建设常常要“看天吃饭”,建设期间,受台风、疾风、涌浪、寒潮的影响比较严重,如何有效把握住施工窗口期成为难题,而提升施工工效才是破解难题最行之有效的工具。为此,华电重工股份有限公司技术团队研发了分体式风机安装工法,海上风电大直径单桩施工工法,既保证了施工质量,又提高了工作效率,海上施工作业由最初的一周完成两根基础沉桩、吊装一台风机,缩短为两天完成一根单桩施工、吊装一台风机,施工工期大大缩短,合同约定的重要节点均能如期甚至提前完成,进一步降低了项目的整体造价。

中国华电加大研发力度,整合科技资源,搞活体制机制,充分发挥公司科研院所、科工企业、国家研发中心以及各类科技人才的作用,加强与设备厂家、高校技术交流合作,深化对外交流合作,在更高起点上推进关键共性技术、前沿引领技术、现代工程技术、颠覆性技术等创新,引领市场需求,推动产业发展。用数字化转型和“两化”融合为公司创新发展提供新动能。

积极推进商业模式创新,培育新业态。

中国华电适应电力市场化改革趋势,强化市场意识,以市场竞争为引导,紧密跟踪市场和客户需求变化,不断创新项目开发模式、生产模式、经营模式和服务模式,推动企业由生产型向生产服务型转变。布局城市级、园区级、终端客户三个层面的综合能源业务。培育向特定用户提供电、热、冷、水、气多联供产品的综合能源供应商。作为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场馆的主要供能企业,华电国家会展中心(上海)能源站连续上百小时不间断供热,保证场馆全天维持25摄氏度恒温,为首届进博会取得圆满成功提供了坚强的能源保障。

探索综合能源供应与服务商业模式创新,截至目前中国华电已在21个区域组建售电公司或增加售电业务,推进山东售电公司专业化管理运营试点,初步建立运营报价、售电公司、发电企业“三位一体”营销管理体系。

质量变革是主体,效率变革是主线,动力变革是基础——聚力“三个转变”,已成为集团公司实现愿景目标的基本路径,是集团公司强企之路和活力源泉,必须坚定不移、持续推进。一个质量效益明显提高、稳定性和可持续性明显增强的中国华电正快步向我们走来!(王玮 张正)

太阳能2019年有望超越天然气成智利第三大发电源

  据南美侨报网报道,智利国家电力协调局(CEN)预计,2019年,智利太阳能发电量占比将达9.4%,超过天然气(8.6%),成为国内第三大发电源,煤炭仍排在首位。

  智利《时代观察者报》1月6日报道,2019年,智利将有55个新光伏电站投入使用。智利国家电力协调局预测,煤炭发电明年仍占主导地位,占总发电量的40.4%。水力发电次之,占30.2%。太阳能发电量望达7345吉瓦时(GWh),占9.4%,成为第三大发电源,这也是非常规可再生能源(ERNC)在智利取得的最高排名。

  2018年,天然气排在第三位,发电量占总数的14.8%,而太阳能发电仅占7%。不过,太阳能发电的占比今年望升至9.4%,而天然气降至8.6%。

  智利能源部长苏珊娜·希门尼斯(Susana Jiménez)表示:“我们很开心地看到,像太阳能这样的清洁、安全、低成本、高效率的能源逐渐融入到我们的发电矩阵中。开发时间短、运营和投资成本越来越低,让这项技术在我们的市场中极具竞争力。”这种发展十分重要,让智利成为一个富有竞争力、对可再生能源项目敞开大门的市场,吸引更多投资者。

  智利可再生能源协会(Acera)执行董事卡洛斯·菲纳特(Carlos Finat)也高度评价了太阳能的发展:“这是一个明确的信号,说明智利未来发电有望完全来自可再生能源,它既有成本优势,还能减少二氧化碳等污染物的排放。”

  此外,风力发电不甘落后,也在努力扩大它在电气系统中的比重。2016年,智利实现风力发电2275吉瓦时,占发电总量的3.2%;2017年为3552吉瓦时,增至4.8%;去年达到3784吉瓦时,占4.9%。今年,智利将有14个风力电站投入使用,预计风力发电总量达4938吉瓦时,占比增至6.3%。

2018年中亚天然气管道向中国输气逾474亿标方

  记者11日从霍尔果斯海关获悉,截至2018年12月31日,2018年中亚天然气管道向中国输气474.93亿标方,同比增长23.08%。

  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西起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边境,穿越乌兹别克斯坦中部和哈萨克斯坦南部地区,经中国新疆霍尔果斯入境,全长1830公里,与中国国内的西气东输二线和三线相连。每年从中亚国家输送到国内的天然气,约占中国同期消费总量的15%以上,惠及27个省、直辖市、自治区和香港特别行政区。

  中亚天然气管道向中国输气以来,已安全稳定运行9年,为保障进口天然气的质量安全,霍尔果斯海关不断探索,进一步采取便利化通关措施,更好地服务于国家能源通道建设。

  霍尔果斯海关主任科员秦淼表示,为保证中亚天然气管道的顺利运行,霍尔果斯海关对进口管输天然气采取定期集中申报的便捷通关模式,并且通过远程电子监管系统,对天然气实施远程监控,优化监控流程,提高通关速度,形成了一套完整并且便利的监管模式,确保优质能源能够顺利进入中国。

  中亚天然气管道是联通中亚多国与中国的重要能源战略通道,作为“一带一路”倡议能源合作的典范工程,管道自2009年12月投产以来,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中亚天然气管道A/B/C三线累计进口天然气2476.25亿标方。

  此外,据霍尔果斯海关统计,2018年,霍尔果斯区域实现进出口货运量3574.26万吨,同比增加23.3%;进出口贸易额135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2%。货运量、贸易额分别占新疆关区的60.2%和45.6%,居新疆口岸之首。

  作为丝绸之路新北道上的重要驿站,霍尔果斯已成为中国面对中亚、西亚乃至欧洲距离最近、最便捷的口岸,是亚欧大陆桥的中心枢纽。(朱景朝 李明)

习近平主席特别代表杨洁篪将出席“世界未来能源峰会”

本报北京1月11日电 (记者李宁、韩晓明)外交部发言人陆慷11日宣布:应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阿拉伯埃及共和国、赤道几内亚共和国和喀麦隆共和国政府邀请,习近平主席特别代表、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将于1月13日至19日对阿联酋、埃及、赤道几内亚、喀麦隆进行正式访问并出席在阿联酋举行的“世界未来能源峰会”有关活动。

《人民日报》( 2019年01月12日 03 版)

世界海拔最高的山地光伏扶贫项目在阿坝州金川县投运

近日,国家电投集团阿坝州金川县撒瓦脚30兆瓦光伏扶贫并网项目顺利并网发电。该项目分为阿拉学电站和八角碉电站两个场址,其中阿拉学电站海拔4150米,是国家电投集团公司海拔最高的集中式光伏项目,也是世界海拔最高的山地光伏项目。

光伏扶贫是国务院扶贫办2015年确定实施的精准扶贫十大工程之一,金川光伏扶贫并网项目是推进产业扶贫的有效措施。金川县撒瓦脚30兆瓦光伏扶贫并网项目建成投产后,每年可扶贫惠及金川县109个行政村、金川县建档立卡贫困人口3600人,保障贫困人口每人每年增收1000元,持续20年,总扶贫资金7200万元。此外,项目还通过草场租赁、务工收入为当地百姓丰富了创收渠道。

此项目的投产,标志着国家电投集团四川公司成为四川省自主建设装机规模最大的光伏发电企业。

四川甘孜九龙县森林火灾已成功扑灭

人民网北京1月10日电(王绍绍)据应急管理部消息,1月9日17时30分,经过连续两天的奋力扑救,四川甘孜九龙县森林火灾被全部扑灭,此次火灾未造成人员伤亡,过火面积约50公顷,其中草原面积约25公顷。

火灾发生后,应急管理部两次召开调度会,部署火灾扑救工作,在四川应急管理部门具体组织协调下,共调集1052名扑火队员投入火场,其中森林消防队员595人、地方扑火队员457人,同时调动3架直升机参与灭火。

山西电力新能源实现“双升双降”

记者从国网山西省电力公司了解到,2018年山西电力新能源实现“双升双降”:新能源装机、发电量持续快速增加,新能源弃电量、弃电率同比下降。

2018年,山西光伏和风电装机总容量突破1900万千瓦,同比增长30%;新能源发电量306.28亿千瓦时,同比增长40%。与此同时,新能源弃电量3.22亿千瓦时,同比减少8.19亿千瓦时;弃电率1.12%,同比下降4.03个百分点。

近年来,山西大力推进以风电、光伏为主的新能源建设,新能源装机容量快速发展。山西电网通过加快电网工程建设、优化电网运行等措施,不断提升新能源消纳水平,2018年累计增加新能源输送能力近200万千瓦。

同时,山西建立新能源消纳会商机制,创新市场机制与交易品种,拓展新能源消纳手段。通过“煤改电”居民用电市场化交易,2018年山西累计交易新能源电量2.19亿千瓦时。通过新启动的跨省跨区现货和调峰市场,2018年11月至今,山西已送出新能源电量0.95亿千瓦时。(记者梁晓飞)

国际油价7日上涨

国际油价7日收盘上涨。

欧佩克与俄罗斯等非欧佩克产油国达成的减产协议今年年初开始生效,为油价提供了支撑。股市稳定上行等因素提振了投资者信心。

截至当日收盘时,纽约商品交易所2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上涨0.56美元,收于每桶48.52美元,涨幅为1.17%。3月交货的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上涨0.27美元,收于每桶57.33美元,涨幅为0.47%。(记者罗婧婧)

便携式氢燃料电池 为军用装备注入活力

典型案例

小朋友能一手合握,你见过如此迷你轻便的氢燃料电池吗?这是北京大学化学与分子工程学院教授李星国团队研发的便携式氢燃料电池,这款电池使用25克的氢燃料棒,实际发电量可达25Wh,而一台常用的手机电池电量为15Wh。

“便携式氢燃料电池可以为手提电脑、相机甚至户外作业耗电机器持续提供电能,供电时间成倍高于各类蓄电池,也不会像普通的蓄电池一样耗时充电,不仅具有广泛的民用市场,还大有军用装备领域的发展空间。”该实验室副教授郑捷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所在的团队凭借着该技术走上了“参军”的道路。

便携式氢燃料电池成“潜力股”

“效率高、无噪声、环境友好是氢燃料电池的三大优势。业界也都认为氢能与燃料电池产业是一个长期的朝阳产业。”郑捷表示,直接将化学能转换为电能,不需要经过热能和机械能(发电机)的中间变换,这是氢燃料电池高效的秘诀;运行安静,噪声大约只有55分贝,相当于人们正常会话的水平;氢燃料电池的基本原理是电解水的逆反应,反应产物只有水,污染近乎为零。与普通的氢燃料电池相比,研发难度更大、集成度更高的便携式氢燃料电池在人们户外休闲、作业和军队执行野外任务过程中都能够扮演重要的角色。

“便携式氢燃料电池凭借诸多优势具有广泛的应用前景,但必须以氢气为燃料,而我们团队最擅长的领域正是储氢材料,其中MgH2是最具有应用前景的。”郑捷告诉记者,MgH2的作用是将氢以原子态形式存储在材料内部的空隙中,需要时通过与水的反应将氢释放出来,而以发电为核心的氢燃料电池则是消耗氢,二者是密切相关却又完全不同的系统。

在民用市场“开疆拓土”

究竟是什么促使了李星国团队的“跨界”呢?

“2015年1月,我们在一次偶然机会中参加了与燃料电池相关的研讨会。与会的还有一些军方专家,在交谈的过程中了解到各个兵种对燃料电池都很感兴趣。”郑捷回忆,既然团队有储氢技术的基础,为何不向前跨越一步?当然,一次的交流远远不够,在随后的3年时间里,李星国团队逐渐与军方相关单位开始了密切交流和战略合作。

李星国团队通过对纳米MgH2的活化,使其与水迅速反应,达到了均匀且快速释放氢的目的,这种即产即用的方式使氢气压力大大降低,提高了安全性,从而降低了对储氢罐外壳的要求,即足够安全的反应控制可以利用轻便的材料代替原本的金属外壳。如此一来,成本自然会大幅降低,对于士兵而言,负重也得到了有效缓解,这也是与军方合作的契机。

在基础研究功底的助推下,李星国团队很快做出了样品——一个边长15厘米左右的立方体。其实这种便携式氢燃料电池的形状并不固定,为了在某些狭小、固定空间的军用装备上使用,储氢、发电以及电控单元被“贴心”地设计成了3个模块,可以根据服役空间进行组合和拼装。

“家里有粮,心里不慌。”郑捷将团队的技术和产品形象地称为“家里的粮”。前不久郑捷不仅带着“家里粮”参加了第三届中国军民两用技术创新应用大赛,还多次为中学生进行科普活动,未来还有可能在民用市场上“开疆拓土”。

需求对接决定了“参军”之路是否顺畅

虽然现阶段还算顺利,但郑捷坦言,前些年也走了许多弯路。“最主要的原因在于当时对军方的具体需求不甚了解。”郑捷举例,出于成本的考虑,传统的储氢材料通常是设计成可重复使用的,即储氢材料中的氢使用完毕后可再次充入新的氢,继续使用。但在军方看来,战士执行野外任务时基本没有重复加氢的条件。“只有在了解到这个需求并设计了一次性的轻便氢燃料棒,我们才算拥有了‘参军’的敲门砖。”郑捷表示。

“需求对接决定了大学、科研机构以及有研发能力的企业是否能走上‘参军’之路,解决问题的能力却决定着一个团队在这条路上能够走多远。”在郑捷看来,一些团队在军民融合的大浪淘沙中保留下来,自然也有很多团队在激烈的竞争中铩羽而归,再观这些一如既往“坚挺”着的团队,无一不具备解决科学问题和实际问题的能力。其实不止于军民融合项目,也不论地域、时期、独研亦或是合作,强硬的专业素质和高超的科研水平始终都是一个研发队伍的“铁饭碗”。(于紫月)

辽宁去年新增发电能力中超四成为清洁能源

近年来,辽宁多措并举推动能源结构调整。2018年辽宁电网清洁能源发电能力快速提升,清洁能源新增装机占全年新增装机的41.30%,清洁能源合计发电量同比增加23.11%。

国家电网辽宁省电力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马千说,清洁能源发电能力提升了,还要千方百计提高清洁能源发电的利用率。辽宁电网提前2年完成《清洁能源消纳行动计划(2018-2020年)》中风电利用率达95%的行动目标,新能源消纳达国际先进水平。

据介绍,为保障最大程度消纳清洁能源,辽宁省一方面充分发挥特高压跨区输电能力,实现省内过剩的清洁能源跨区消纳。2018年辽宁清洁能源合计送华北电量37.72亿千瓦时。同时,辽宁还全力推进火电机组灵活性技术改造,提升电力系统调节能力。截至2018年年底,辽宁电网完成832万千瓦火电机组改造,合计增加调峰能力209万千瓦,为清洁能源发展和消纳奠定坚实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