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海拔最高的山地光伏扶贫项目在阿坝州金川县投运

近日,国家电投集团阿坝州金川县撒瓦脚30兆瓦光伏扶贫并网项目顺利并网发电。该项目分为阿拉学电站和八角碉电站两个场址,其中阿拉学电站海拔4150米,是国家电投集团公司海拔最高的集中式光伏项目,也是世界海拔最高的山地光伏项目。

光伏扶贫是国务院扶贫办2015年确定实施的精准扶贫十大工程之一,金川光伏扶贫并网项目是推进产业扶贫的有效措施。金川县撒瓦脚30兆瓦光伏扶贫并网项目建成投产后,每年可扶贫惠及金川县109个行政村、金川县建档立卡贫困人口3600人,保障贫困人口每人每年增收1000元,持续20年,总扶贫资金7200万元。此外,项目还通过草场租赁、务工收入为当地百姓丰富了创收渠道。

此项目的投产,标志着国家电投集团四川公司成为四川省自主建设装机规模最大的光伏发电企业。

四川甘孜九龙县森林火灾已成功扑灭

人民网北京1月10日电(王绍绍)据应急管理部消息,1月9日17时30分,经过连续两天的奋力扑救,四川甘孜九龙县森林火灾被全部扑灭,此次火灾未造成人员伤亡,过火面积约50公顷,其中草原面积约25公顷。

火灾发生后,应急管理部两次召开调度会,部署火灾扑救工作,在四川应急管理部门具体组织协调下,共调集1052名扑火队员投入火场,其中森林消防队员595人、地方扑火队员457人,同时调动3架直升机参与灭火。

山西电力新能源实现“双升双降”

记者从国网山西省电力公司了解到,2018年山西电力新能源实现“双升双降”:新能源装机、发电量持续快速增加,新能源弃电量、弃电率同比下降。

2018年,山西光伏和风电装机总容量突破1900万千瓦,同比增长30%;新能源发电量306.28亿千瓦时,同比增长40%。与此同时,新能源弃电量3.22亿千瓦时,同比减少8.19亿千瓦时;弃电率1.12%,同比下降4.03个百分点。

近年来,山西大力推进以风电、光伏为主的新能源建设,新能源装机容量快速发展。山西电网通过加快电网工程建设、优化电网运行等措施,不断提升新能源消纳水平,2018年累计增加新能源输送能力近200万千瓦。

同时,山西建立新能源消纳会商机制,创新市场机制与交易品种,拓展新能源消纳手段。通过“煤改电”居民用电市场化交易,2018年山西累计交易新能源电量2.19亿千瓦时。通过新启动的跨省跨区现货和调峰市场,2018年11月至今,山西已送出新能源电量0.95亿千瓦时。(记者梁晓飞)

国际油价7日上涨

国际油价7日收盘上涨。

欧佩克与俄罗斯等非欧佩克产油国达成的减产协议今年年初开始生效,为油价提供了支撑。股市稳定上行等因素提振了投资者信心。

截至当日收盘时,纽约商品交易所2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上涨0.56美元,收于每桶48.52美元,涨幅为1.17%。3月交货的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上涨0.27美元,收于每桶57.33美元,涨幅为0.47%。(记者罗婧婧)

便携式氢燃料电池 为军用装备注入活力

典型案例

小朋友能一手合握,你见过如此迷你轻便的氢燃料电池吗?这是北京大学化学与分子工程学院教授李星国团队研发的便携式氢燃料电池,这款电池使用25克的氢燃料棒,实际发电量可达25Wh,而一台常用的手机电池电量为15Wh。

“便携式氢燃料电池可以为手提电脑、相机甚至户外作业耗电机器持续提供电能,供电时间成倍高于各类蓄电池,也不会像普通的蓄电池一样耗时充电,不仅具有广泛的民用市场,还大有军用装备领域的发展空间。”该实验室副教授郑捷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所在的团队凭借着该技术走上了“参军”的道路。

便携式氢燃料电池成“潜力股”

“效率高、无噪声、环境友好是氢燃料电池的三大优势。业界也都认为氢能与燃料电池产业是一个长期的朝阳产业。”郑捷表示,直接将化学能转换为电能,不需要经过热能和机械能(发电机)的中间变换,这是氢燃料电池高效的秘诀;运行安静,噪声大约只有55分贝,相当于人们正常会话的水平;氢燃料电池的基本原理是电解水的逆反应,反应产物只有水,污染近乎为零。与普通的氢燃料电池相比,研发难度更大、集成度更高的便携式氢燃料电池在人们户外休闲、作业和军队执行野外任务过程中都能够扮演重要的角色。

“便携式氢燃料电池凭借诸多优势具有广泛的应用前景,但必须以氢气为燃料,而我们团队最擅长的领域正是储氢材料,其中MgH2是最具有应用前景的。”郑捷告诉记者,MgH2的作用是将氢以原子态形式存储在材料内部的空隙中,需要时通过与水的反应将氢释放出来,而以发电为核心的氢燃料电池则是消耗氢,二者是密切相关却又完全不同的系统。

在民用市场“开疆拓土”

究竟是什么促使了李星国团队的“跨界”呢?

“2015年1月,我们在一次偶然机会中参加了与燃料电池相关的研讨会。与会的还有一些军方专家,在交谈的过程中了解到各个兵种对燃料电池都很感兴趣。”郑捷回忆,既然团队有储氢技术的基础,为何不向前跨越一步?当然,一次的交流远远不够,在随后的3年时间里,李星国团队逐渐与军方相关单位开始了密切交流和战略合作。

李星国团队通过对纳米MgH2的活化,使其与水迅速反应,达到了均匀且快速释放氢的目的,这种即产即用的方式使氢气压力大大降低,提高了安全性,从而降低了对储氢罐外壳的要求,即足够安全的反应控制可以利用轻便的材料代替原本的金属外壳。如此一来,成本自然会大幅降低,对于士兵而言,负重也得到了有效缓解,这也是与军方合作的契机。

在基础研究功底的助推下,李星国团队很快做出了样品——一个边长15厘米左右的立方体。其实这种便携式氢燃料电池的形状并不固定,为了在某些狭小、固定空间的军用装备上使用,储氢、发电以及电控单元被“贴心”地设计成了3个模块,可以根据服役空间进行组合和拼装。

“家里有粮,心里不慌。”郑捷将团队的技术和产品形象地称为“家里的粮”。前不久郑捷不仅带着“家里粮”参加了第三届中国军民两用技术创新应用大赛,还多次为中学生进行科普活动,未来还有可能在民用市场上“开疆拓土”。

需求对接决定了“参军”之路是否顺畅

虽然现阶段还算顺利,但郑捷坦言,前些年也走了许多弯路。“最主要的原因在于当时对军方的具体需求不甚了解。”郑捷举例,出于成本的考虑,传统的储氢材料通常是设计成可重复使用的,即储氢材料中的氢使用完毕后可再次充入新的氢,继续使用。但在军方看来,战士执行野外任务时基本没有重复加氢的条件。“只有在了解到这个需求并设计了一次性的轻便氢燃料棒,我们才算拥有了‘参军’的敲门砖。”郑捷表示。

“需求对接决定了大学、科研机构以及有研发能力的企业是否能走上‘参军’之路,解决问题的能力却决定着一个团队在这条路上能够走多远。”在郑捷看来,一些团队在军民融合的大浪淘沙中保留下来,自然也有很多团队在激烈的竞争中铩羽而归,再观这些一如既往“坚挺”着的团队,无一不具备解决科学问题和实际问题的能力。其实不止于军民融合项目,也不论地域、时期、独研亦或是合作,强硬的专业素质和高超的科研水平始终都是一个研发队伍的“铁饭碗”。(于紫月)

辽宁去年新增发电能力中超四成为清洁能源

近年来,辽宁多措并举推动能源结构调整。2018年辽宁电网清洁能源发电能力快速提升,清洁能源新增装机占全年新增装机的41.30%,清洁能源合计发电量同比增加23.11%。

国家电网辽宁省电力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马千说,清洁能源发电能力提升了,还要千方百计提高清洁能源发电的利用率。辽宁电网提前2年完成《清洁能源消纳行动计划(2018-2020年)》中风电利用率达95%的行动目标,新能源消纳达国际先进水平。

据介绍,为保障最大程度消纳清洁能源,辽宁省一方面充分发挥特高压跨区输电能力,实现省内过剩的清洁能源跨区消纳。2018年辽宁清洁能源合计送华北电量37.72亿千瓦时。同时,辽宁还全力推进火电机组灵活性技术改造,提升电力系统调节能力。截至2018年年底,辽宁电网完成832万千瓦火电机组改造,合计增加调峰能力209万千瓦,为清洁能源发展和消纳奠定坚实基础。

中国石化集团公司2018年效益预计同比增长50%以上

人民网北京1月5日电(记者贺迎春)记者从中国石化集团公司获悉,2018年,面对严峻复杂的市场形势,中国石化集团公司以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统筹推进抓优化、拓市场、降成本、控风险、促改革、严管理、强创新、聚人才等各项工作。据财务快报显示,预计全年效益增长50%以上。

据了解,中国石化集团公司国内上游板块推进原油稳产复产、天然气有效上产,稳油增气降本取得实效,油气单位完全成本明显下降。境外上游抓好存量资产运营,加大改革降本力度,积极推进资产处置,桶油现金操作成本下降。炼油板块坚持市场导向,大力优化产品结构,圆满完成国6油品质量升级任务,积极支持销售拓展市场,全力保障化工原料供应,努力做大出口拉动增量,柴汽比降至1.06。化工板块抓住市场有利时机,密切产销衔接,深化装置、原料、产品结构调整,吨乙烯原料成本继续下降,三大合成材料高附加值产品比例持续增加。

油品销售积极利用好内部产销协同政策,着力打好市场攻坚战,在激烈竞争中稳住了销量,境内成品油经营量同比增长。化工销售加强产销研用衔接,深化精细营销、精准服务,市场引领力持续提升,化工产品经营量比上年增长。天然气销售加强自产气、进口LNG资源统筹,加强管道沿线和终端市场开发。炼油销售全力做大经营规模,经营量首次突破4000万吨。润滑油经营总量比上年增长5%,高档产品销量增长10%。石油工程整合专业队伍,治理亏损项目,全年国内系统外部、境外市场新签合同额比上年增长。炼化工程优化业务结构,拓展业务领域,推进“一带一路”沿线市场开发,全年境内新签合同额比上年增长。

集团公司加强顶层设计,全面深化改革总体方案基本形成并有序实施。国际合作部、资本和金融事业部挂牌成立,资本公司完成工商登记注册,天然气、管道储运等专业公司完成管理关系调整。公司制改制、压缩法人管理层级和法人产权工作全面完成。三项制度改革纵深推进,制度配套更加完善,3家“双百行动”试点和9家综合改革试点初见成效。矿权区块流转、自主承包经营、难动用储量开发等机制探索取得新进展。

同时,2018年,集团公司持续深化科技改革,强化顶层设计,完善科技成果转化激励政策,加强产学研深度融合、加快前沿新领域布局,推进新能源研究所、科技孵化器、联合研发中心建设,创新活力和水平持续提升。切实履行社会责任,加大对口支援、定点扶贫工作力度,助力打赢精准脱贫攻坚战;面对冬季天然气供应紧张形势,加快推进产供储销体系建设,积极保障民用天然气稳定供应,经营量比上年增长20.5%。

华能澜沧江创造“一日四投”奇迹

  伴随着新年的钟声,2019年1月1日零时,华能澜沧江公司大华桥、黄登、乌弄龙、里底四座水电站四台机组共计109.25万千瓦顺利投产。此次同日投产四台机组又一次刷新2018年7月12日公司创造的“一日双投”世界水电投产纪录。

  至此,黄登、大华桥水电站八台机组全部投产发电。华能澜沧江公司总装机容量达到2499.28万千瓦,资产规模突破1800亿元,累计发电量突破5700亿千瓦时。

  相约投产 共赴辉煌

  兰坪县与维西傈僳族自治县分属怒江州与迪庆藏族自治州,隔着雄壮的碧罗雪山,两地遥遥相望,相距128公里。新年的第一天,两县境内的四个水电站相约唱出一起震惊世界的“水电之歌”。

  黄登、大华桥水电站位于云南省怒江州兰坪县境内。黄登水电站装机总容量190万千瓦,年发电量85.7亿千瓦时;大华桥水电站总装机容量92万千瓦,年发电量达39.18亿千瓦时。黄登水电站坝高203米,是世界最高的碾压混凝土重力坝,施工过程中创造了智慧碾压新技术和碾压混凝土重力坝取芯世界新纪录。此次机组全部投产,标志着黄登、大华桥水电站建设任务全面完成。

  乌弄龙、里底水电站地处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维西傈僳族自治县巴迪乡境内。乌弄龙电站总装机容量99万千瓦,多年平均发电量41.16亿千瓦时;里底水电站装机容量42万千瓦,发电量17.53亿千瓦时。乌弄龙水电站首台机组和里底2号机组投产发电,标志着国家“西电东送”能源之桥再添新动能,为国家节能减排、“西电东送”和云南省打造“绿色能源牌”注入强劲动力,对云南省培育以水电为主的电力支柱产业和促进云南藏区发展具有重要推动作用。

  攻坚克难 引领前行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是步入新时代的开局之年,是华能澜沧江公司向世界一流水电企业目标迈进中改革发展取得突破性进展的一年。在华能集团党组的坚强领导下,澜沧江公司全面贯彻落实集团年度及年中工作会、党建工作会、党风廉政建设会精神部署,全体干部职工以自我革新的勇气、坚韧不拔的信念、扎实有效的举措笃定前行,攻坚克难,砥砺前行。

  一年来,公司安全生产保持平稳,经济效益再创新高,营销实现量价齐增,提质增效成果显著,公司全年投产18台机组,新增水电装机399.75万千瓦,水电装机规模突破2000万千瓦,创造机组投产新纪录,“一日双投”“一月三投”“一日四投”不断刷新水电建设新纪录。世界最高碾压混凝土重力坝——黄登水电站建成投运。糯扎渡水电站工程荣获我国土木工程领域科技创新的最高荣誉——詹天佑奖。景洪升船机获“2018年度水力发电科学技术一等奖”,澜湄黄金水道全面提速。公司“走出去”战略明珠闪耀,柬埔寨桑河二级水电站机组实现全投,为国家实施“一带一路”战略又添新彩。党的建设从严从实,党建及党风廉政建设绩效考核重回集团前列,公司各方面工作亮点突出,圆满完成了年度各项目标任务。

  乘着改革开放的东风,华能澜沧江公司历经近20年的发展,奏响了一曲波澜壮阔的凯歌。20年来,公司一步一个脚印、一年一个台阶,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大到强,全体员工发扬“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的开拓精神,以使命和担当,艰苦创业、创新发展、不畏艰难、永不言败,创造出一个又一个“世界第一”,一次又一次的引领水电开发新纪元,成为云南省最大的发电企业、国内第二大水电流域公司、南方电网及湄公河次区域最大的清洁能源发电企业。率先形成了“跨流域、走出去、大中小并举、国内外协同”的发展格局。

2018,煤炭行业高质量发展,“高”在哪里?

  编者按

  2018年,煤炭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稳步推进,与此同时,改革效果进一步显现:煤炭产能置换指标交易步入正轨,优质产能得到有效释放;“僵尸企业”处置有了明确的时间表,加快出清添新招;进口煤政策屡次收紧,已成为调控国内煤炭供需的重要补充;煤炭运输“公转铁”加速推进,重塑煤炭行业格局……

  这一年,随着频频落地的政策护航,煤炭行业高质量发展的路径也更加清晰。

  产能指标置换机制日臻成熟

  经过近两年的培育与发展,煤炭产能置换指标交易机制已日臻成熟,步入正轨。

  今年以来,河北、湖南、福建、黑龙江、江西等多地开展煤炭产能置换交易,煤炭优质产能得以有序释放。其中,河北、安徽、甘肃在同一平台交易,成交总额达20亿元。

  起初,部分煤企担心竞价方式会推高指标价格,从而加大购买指标煤企的成本压力,但现在看来,这一担心毫无必要。无论是省内还是跨区域的产能指标置换都很顺利。同时,今年产能置换指标交易也呈现出一些新的特点,比如,置换难度下降。

  2018年2月9日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完善煤炭产能置换政策加快优质产能释放促进落后产能有序退出的通知》确定将自然保护区重叠煤矿、灾害严重煤矿、一级安全生产标准化煤矿等符合条件的煤矿产能置换比例提高至200%;与煤炭调入地区签订相对稳定的中长期合同煤矿,所需换指标折算比例也可提高为200%;同时,支持煤电联营矿增加优势产能。其中,申请新增优质产能的煤矿和发电企业拥有一方股权超过50%的,折算比例可进一步提高为300%。并且企业也无需购得置换指标,只要承诺1年内落实置换指标,就可以办理相关手续。

  这已是自2016年来,国家发改委第三次对煤炭产能置换政策加大支持力度。

  但是,政策的“双刃剑”效果也开始显现。有负责产能置换指标交易的工作人员坦言,在国家去产能和释放优质产能政策推动下,产能指标置换的系数不断放大,产能指标置换的难度也在不断降低。这本是一件好事,但却让一些企业抱有指标置换难度进一步降低的希望,进而加重观望情绪,近期不愿参与、完成指标交易。

  由此看来,通过产能置换指标交易,落后产能置换安置员工、转产转型等所需资金后,可以尽快退出;新建产能,特别是未批先建产能基本属于优质产能,可获得生产指标,向市场供应煤炭,从总体上优化煤炭供应结构。但同时也应保证指标成交价格处于合理水平,这样才能有助于去产能的稳步推进。

  进口煤政策收紧

  随着超8亿吨落后产能退出,我国煤炭供需在维持总体平衡的同时,部分地区、部分时段也出现了供应紧张的情况。在此背景下,进口煤成为调控国内煤炭供需的重要补充。

  海关总署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11月份我国煤炭进口量为1915.3万吨,环比下降17%。这是自7月份创下2901万吨高位后连续第四个月煤炭进口量环比下降。1月至11月,我国煤炭进口量达27118.7万吨,超去年全年总量的27090万吨。

  事实上,近五年来,我国煤炭进口量出现明显起伏,呈“V”形变化。2013年,我国煤炭进口量一度达3.27亿吨,之后连续两年下降,减少逾亿吨;2016年煤炭进口出现较大幅度回升,同比增长25.2%。2017年,虽然进口煤政策有所调控,但进口总量仍达到2.71亿吨。

  2018年上半年刚过,部分港口进口煤通关时间延长或暂时取消、进口煤政策收紧的消息就不断出现。

  而严控进口煤,“明牌”只有一张,即《商品煤质量管理暂行办法》。但是,进口煤数量的大幅增加,必然会挤压国内煤炭市场需求空间,一定程度上削弱去产能、减量化生产改善煤炭供应关系的政策效应,加剧国内煤炭市场的供需矛盾,所以,适时收紧进口煤政策、限制劣质进口煤又显得尤为必要。

  而对于进口煤政策收紧是否会导致煤价上涨的担忧则是多余的。收紧进口煤政策的消息必然会对煤价形成支撑,但影响煤价上涨的因素除进口煤外,还有下游整体需求、国内产能变化情况以及运输能力等。

  或许,未来中国进口煤限制政策将会像环保检查一样常态化,在必要时保证国内煤价的稳定。后期随着结构化去产能深入推进与新增产能逐步释放,煤炭供需格局将趋于稳定宽松,煤炭进口量将逐步降低。但在目前阶段,细化进口煤政策,如减少动力煤进口、加大稀缺煤种进口等仍是值得考虑的优化措施。

  煤炭运输“公转铁”成效明显

  中国铁路总公司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预计2018年全年铁路煤炭运量将达16.6亿吨,同比增长10.5%。

  分区域来看,2018年,大秦线将完成4.5亿吨,蒙冀线超过5000万吨,瓦日线完成3500万吨。预计2018年西南地区铁路调入4300万吨,同比增长37%;两湖一江地区铁路调入1.05亿吨,同比增长15%,东三省铁路调入1.62亿吨,同比增长80%。

  煤炭铁路运量增加,一方面,与煤炭消费的快速增长密切相关。另一方面,由于环保原因禁止汽运,汽运煤部分转至铁路;此外,煤炭生产、消费格局越来越集中,煤炭产能持续向晋陕蒙主产地集中,使得长距离、跨区域的铁路运输需求大幅增加。

  事实上,政策也给予了煤炭运输“公转铁”极大支持。2018年初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要求“调整运输结构,增加铁路运量”。全国环境保护工作会议也强调,推动大宗物流由公路转向铁路。10月,国办印发《推进运输结构调整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提出以推进大宗货物运输“公转铁、公转水”为主攻方向,加快建设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同时,在港口方面,到2018年底,环渤海、山东、长三角地区的主要港口,以及唐山港、黄骅港等均不再接收柴油货车运煤。

  随着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效果的逐步显现,未来我国煤炭调出增量将进一步向“三西”地区集中。从消费端来看,主要集中在长三角、珠三角等沿海地区的需求端也出现了向中西部转移的趋势。

  适应“公转铁”新形势,中国铁路总公司也研究制定了2018-2020年货运增量行动方案。据悉,到2020年,全国铁路煤炭运量将达28.1亿吨,较2017年增运6.5亿吨,届时将占全国煤炭产量的75%。

  “僵尸企业”处置 有了“硬杠杠”

  处置“僵尸企业”是去产能、调结构的“牛鼻子”。尤其是在今年煤炭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进入深水区,落后产能得到有效淘汰的背景下,妥善处置“僵尸企业”已成改革能否取得实质性突破的关键所在。

  2018年初,国家发改委等六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做好2018年重点领域化解过剩产能工作的通知》,提出今年要坚定不移处置“僵尸企业”。要求各地列出名单、拿出计划,全面稽查、上报结果。尽快修订有关资产处置、债务清偿等方面的法律法规,完善“僵尸企业”破产重整机制。

  为更好推进这一工作的开展,12月4日,11部委又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僵尸企业”及去产能企业债务处置工作的通知》(下称通知),将与“僵尸企业”相关的债务细分为直接债务、统借债务和担保债务,并设置了处置方式。值得一提的是,为保证工作有效落实,通知要求三个月内确定首批名单,原则上应在2020年底前完成全部处置工作。

  文件虽然发布了,但能否真正落到实处、效果究竟如何尚待观察。“僵尸企业”的处置不是简单做“减法”,更是牵涉到债务、就业等一系列问题,甚至会影响部分地方的政绩考核,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其中最关键的问题便是“人往哪里去”“钱从哪里来”。这就意味着,“僵尸企业”处置将面临各种复杂的困难,政府和企业必须真正拿出“断舍离”的勇气断腕重生。

  煤炭消费总量 控制继续推进

  煤炭消费总量控制并不是一个新的话题,但在今年仍有许多新的变化。

  首先,国家相关部门部署的“重点地区煤炭消费减量替代”中的“重点地区”范围发生变化,除京津冀及周边、长三角外,汾渭平原也加入其中,而珠三角地区则被移出。

  但是,新划入的汾渭平原要想有效实现对煤炭消费的减量替代并非易事。囊括晋、陕、豫三省的11个地市,“一煤独大”的格局下,汾渭平原地区的煤炭消费占比近90%。与能源结构过度依赖煤炭紧密相连的则是产业结构偏重,这就意味着,要想在汾渭平原减煤,涉及的不仅仅是当地的能源结构转型,更牵涉到产业结构转型。

  除了范围有所变化,煤炭消费总量控制也面临新的挑战。今年,我国经济继续保持良好发展势头,高耗能行业如电力、钢铁、化工等领域耗煤量增加,进而拉升煤炭需求。今年前9个月,我国煤炭消费量达28.75亿吨,同比增加3%,工业耗煤是主要增长点,其中电力耗煤增长7.6%,钢铁耗煤增长347万吨,化工耗煤增加1026万吨。

  尽管近期有分析报告认为完成煤炭消费占比降至58%以下的“十三五”目标已无悬念,但根据目前的情况,各种挑战仍然存在,丝毫不可松懈。

  而要真正顺利完成煤炭消费总量控制目标,实现重点地区将煤炭消费总量的有效减量替代,最主要的是要助推高耗能行业转型升级,在减量化发展过程中提升效益和竞争力。同时,煤控的措施路径要突出经济性,统筹考虑节能、替代、减量的成本效益,降低煤控措施的交易成本和行政成本,考虑到能源替代面临着巨大的成本约束,应把节能作为煤控的重要手段。

  现代煤化工寻求突围

  除煤制乙二醇外,现代煤化工的多个分支在2018年发展仍偏慢,尤其是煤制气、煤制油。

  以煤制气为例,除2017年投产的浙能20亿立方米项目外,在无新项目上马,截至日前全国仅有4个项目投产,且均是建成一期。4个已投产项目,除汇能外,其他3个必须进入长输管线运输,销售价格均高于当地天然气门站价格,竞争力较弱。

  煤制油面临的形势同样严峻。2014年国家连续三次提高成品油消费税后,煤制油示范项目柴油综合税负36.82%,石脑油综合税负为58.98%,以当前的煤价和税收政策为例,煤制油企业每生产1吨柴油就会亏损1392元,每生产1吨石脑油就会亏损1836元。

  而被业内寄予厚望的“第四种煤化工形式”——煤制芳烃的产业化之路在今年也生出变数。已开工四年仍在做前期工作的榆林煤基芳烃及配套煤矿项目发生产权转让。没有工业化生产,还谈不上经济性,业内人士指出,煤制芳烃项目真正上马时间需到2020年前后。

  事实上,现代煤化工本被寄予厚望。如2017年1月发布的《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提出,“十三五”期间,煤制油、煤制气生产能力达到1300万吨和170亿立方米左右。但是在油价下跌、环保加严、价格偏高等一系列因素影响下,现代煤化工俨然是“内忧外患”。要实现突围,就须在项目质量提升上下功夫。如降低煤气化技术成本、降低能耗、实现环保达标、促进产业链高端化,通过示范工程建设,加快自主知识产权工艺技术和大型装备的创新发展,提升现代煤化工技术水平和大型装备的创新发展,提高能源转化效率,减少对生态环境的负面影响。尤其是应鼓励使用高硫和劣质煤进行转化利用,让现代煤化工真正发挥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的优势。

  民用散煤 替代经济性难题待解

  在减少煤炭消费量、助力蓝天保卫战、改善居民生活质量的同时,民用散煤替代和清洁取暖的经济成本问题日益受到人们的关注。2018年取暖季,太原市迎泽区禁煤“一刀切”被中央环保督察组点名批评、河北省曲阳县环境保护局发布《我县拘留2名燃烧散煤用户》随后删除并引发争论等典型案例的背后,无不涉及着散煤替代经济性问题。

  经济性是居民取暖意愿的关键性因素。在很多地区,居民、政府、企业均面临压力。散煤替代用户中90%为低收入的农村居民,支付能力有限,由于大部分地方采取“先用后补”的补贴方式,用户不敢敞开用;“煤改电”“煤改气”意味着大量配套设施建设投入,一次性补贴和运维补贴使政府财政压力持续加大;目前民用清洁能源替代项目往往需要企业前期垫资,资金回收期较长。同时,项目验收及用户满意度评价受用户主观因素影响大,而经历了“双替代”的企业,产品成本增加,企业运营压力陡增。

  经济是基础。如何打消各方的后顾之忧,更好地推进劣质散煤替代、清洁取暖?首先需要做的就是尊重各地的经济发展规律,实事求是,不要拔苗助长式地强推清洁能源替代。其次,因地制宜选取合适的清洁取暖技术路线、不搞盲目的“一刀切”也是必须坚持的基本原则。再次,将散煤治理、清洁取暖系统考虑,尤其是对于作为重点和难点的农村地区,将其与新农村建设、城镇化建设等规划结合起来,吸引更多社会资本参与,也不失为一个好的解决办法。

  煤企债券违约引关注

  今年以来,虽然大部分煤企业盈利水平提升,但仍有部分煤企经营困难,并屡屡曝出债务违约问题。

  “戏剧性”最强的要数永泰能源。“17永泰能源CP004”在2018年7月5日时未能按时兑付,构成实质违约,应付本息达16.05亿元。尽管深陷债务泥潭,但永泰能源并未放弃“求生”,采取诸如出售资产、实施240亿元债转股等方式遏制债务危机的“雪球”。但即便如此,10月底永泰能源再爆新一轮债务违约。

  不仅是作为民营企业的永泰能源深陷债务泥潭,国企也不乏此种案例。比较典型的是川煤集团。其在2018年发生3次违约,引起社会广泛关注。有统计显示,川煤集团3年内共违约8次,涉及金额逾50亿元。

  其实,煤企债务违约频发也并非“意料之外”。近两年,我国煤炭行业整体形势好转,但每个企业面临的具体形势却又不同。尤其是一些资源相对枯竭、现有储量小、产量小、煤质差且开采难度大、人工成本高、历史负担重的煤企,随着去产能的逐步深入,经营形势或会更加严峻。煤企如何适应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带来的新变化,如何强身健体,增强抵御风险的能力,仍是须臾不可懈怠的问题。

大庆油田去年完成油气当量4100多万吨

  1月1日15时,在海外工作的大庆石油人向国内报捷:2018年获得海外权益产量617万吨,首次突破600万吨。大庆油田2018年完成油气当量4166.8536万吨,其中,国内生产原油3204.4305万吨、天然气43.3506亿立方米,再创新高;经营收入、利润总额、税费创2015年以来最好水平。经过59年开发建设的大庆油田依然保持着油气当量4000万吨以上的世界级水平,在保障国家能源安全中发挥着“压舱石”的重要作用。

  大庆油田以当好标杆旗帜为根本,油田振兴发展持续稳中向好。加大油气勘探开发力度,油气发现亮点频现:双68井喜获高产工业油流;松北中浅层石油勘探,新部署的塔斜2111井获高产工业油流;西部斜坡区勘探取得突破性进展,来95、江11等多口井获高产工业油流;松北深层致密油勘探开发一体化取得较好效果,直井缝网压裂较周边临井提产3—5倍;海拉尔盆地红7井获日产3.42吨油流,红旗凹陷首次获得工业突破。

  围绕攻克重大瓶颈技术难题,大庆油田进一步加大重点项目攻关力度,在规模效益增储、老区提高采收率、难采储量动用等方面取得积极进展。长垣水驱层系井网调整技术进一步优化,二、三类油层提高采收率技术再获新突破,三类油层压驱、外围直井缝网压裂、天然气快速上产等技术体系不断成熟,为油气稳产和低成本开发提供了技术支撑。应用三次采油技术获得原油产量连续18年超过千万吨。